謝英?。鹤尳ㄖI進入9億農民的生活

 
信息時報
 
謝英俊認為,社區 (農村、部落)是大部分人的生活場域,因此,建筑在自然生態保育、能源節約、提高人居環境質量的戰略上,皆處于關鍵地位。同時,龐大的農村富余勞動力與互助換工的優良傳統,也是建立社區自主的營建體系的重要因素,加入綠色環保、社群文化的多樣性等因素,就構成了建筑可持續性的核心。
 
2011年4月30日上午,臺灣建筑師謝英俊的展覽“人民的建筑”在深圳圖書館二樓舉行,展覽的副標題指出了這個展覽的某種方向:“關系到70%人類居住的思考與實踐”,所謂70%人類居所是指,建筑專業幾乎沒有涉及的普通居民乃至鄉村的居住環境。被視為“人道主義建筑師”的謝英俊十多年來,一直致力投入社會建筑實踐,通過就地取材、低成本、適用技術以及建立開放式構造體系的設計作為,降低成本與技術門坎,農民能參與符合綠色環保、節能減碳的現代化家屋興建,保障了弱勢族群的生存權與工作權。而此次展覽,完整地呈現了他的工作方式和建筑思考。
 
截至目前,工作室在謝英俊建筑師的帶領下,秉持可持續理念,先后完成臺灣日月潭“9·21”邵族部落重建,天湖部落、煤源部落、松鶴部落等原住民遷村重建,河北定州鄉建學院地球屋系列,河南蘭考農村生態農房建造,四川“5·12”地震災后重建,汶川、茂縣、青川等地500余戶生態農房協力自建,臺灣“8·8”水災災后部落重建1000余戶,西藏牧民定居房等多項工作。
 
2011年4月30日上午,“人民的建筑”深圳站在深圳圖書館二樓開幕,之前在北京舉行的展覽已經引起了建筑行業以及大眾的廣泛關注。策展人史建認為,這不是一個建筑師的作品展,而是呈現了一個建筑師的工作理念和建筑思想。在這個展覽,建筑師謝英俊展出他從1999年以來的建筑實踐,80多組建筑實踐作品,從在河北、河南、安徽、西藏推動農村生態建筑“協力造屋”,到大量災后重建、少數民族偏遠地區建筑與社區重建項目,包括四川茂縣太平鄉楊柳村永久性農宅自建項目、臺灣“八八水災”部落重建以及西藏納木湖鄉牧民定居房建設等。通過這些房屋,謝英俊試圖向人們解釋,他是如何工作的,在過去的十多年,他是如何進入“70%人類的居所”進行工作,而在此之前,幾乎沒有現代建筑設計師進入農村建設領域,我們只能見到鋪天蓋地地興建的農民房,快速擴充的小城鎮居民樓,而其中幾乎沒有建筑專業人士的參與。
 
謝英俊的選擇看起來太特別了。他不是慈善家,不是在做公益產業,他的的確確是一個延續著現代主義建筑的精神向前走的建筑師。策展人史建在策展前言中這樣寫著:“誕生于兩次世界大戰之間,以包豪斯為代表的現代主義建筑運動,是人類歷史上第一個有著普世理想的世界性建筑思潮,其理想是把現代化的工業生產與人民生活結合?!爆F代主義建筑的誕生和發展的確是從社會變遷中萌生的社會責任和社會理想,很多建筑大師,都曾做過70%人類的居所。然而,他的行為在今天幾乎是絕無僅有,我們熟悉的建筑領域,更多建立在以消費為導向的市場機制,沉迷于形式主義美學當中,為農民蓋房子,這是大部分希望建立個人風格的年輕建筑設計師想都沒有想過的事情。
 
在展覽現場,一位年輕的建筑系學生也向謝英俊提出了這個問題,做這些農民的房子,如何體現出建筑師自身的風格呢?謝英俊的回答意味深長:“個人風格那么重要嗎?為什么個人風格那么重要?為什么70%的房子,我們這個專業的人都沒辦法進入?這些問題都是有聯系的,這是價值觀的問題,值得深究?!敝x英俊認為,我們的現代文明、現代教育強調個人意志,但在今天是不夠的,我們必須要讓建筑的使用者、建筑的居民參與進來,讓建筑的另一端也發揮他們的作用力和創造力,這樣建筑才能真正和人產生聯系。
 
一些抽象的思想背后,實際蘊含著謝英俊從1999年以來,大量的建筑實踐和思考,其中觸碰到種種矛盾數不勝數。我們也看到了一些前所未有的建筑場面。在協力造屋的理念下,全村人都參與了房屋的建設,看上去熱鬧非凡,多年以前,鄉里鄉親一起協同工作的熱鬧場面又回到了村里。讓農民參與建房,一方面可以解決勞動力的問題,另一方面也可以透過集體的勞作來重新凝聚村落的關系。
 
如何讓農民能參與建設呢,謝英俊從技術上來解決這些問題。他降低房屋的造價,簡化造屋的難度,采用環保、造價低的輕鋼材料,讓房屋構架充滿了開放性與彈性,主張就地取材,泥土、稻草等原材料再度使用到我們的房屋中。他研究不同地域的房屋原型,根據原型提供了一系列更加適合當地環境的設計,讓農民可以有足夠能力建房,建自己想要的房子。因此,在此次展出的80個造屋項目中,我們幾乎看到了各種各樣的房子,從黑龍江到海南島,從臺灣到西藏,人們根據自己的需求蓋出了自己想要的房子,和房子的關系更加密切。
 
從某種程度來說,謝英俊為中國的現代建筑提供了一條更加寬廣的道路,只是現實中,他要面對的挑戰比想象的要多。對此,謝英俊說,“建筑不是個人行為,是社會行為,因此,大家相對地保守”,在北京的一場講座中,他舉了一個例子:“我們說‘筑室道旁,三年不成’,在馬路旁邊蓋房子,騎馬的人都覺得太矮了,你就把它弄高一點,走路的人說太高了,你又把它弄低,所以蓋了三年都蓋不起來?!痹诂F實中,不是說這個房子環保、這個房子便宜,人們就會接受,“在窮鄉僻壤的地方,農民也想住別墅,覺得那樣的房子好?!边@些來自社會價值的判斷標準,被消費左右的市場標準,都將成為理想主義的阻礙。因此,在謝英俊眼中,這條路他還要走很久,也許要幾輩子的改變,才能讓建筑真正回到人民手上,成為人民的建筑。
 
謝英俊實踐策略
 
可持續建筑
 
謝英俊認為,社區 (農村、部落)是大部分人的生活場域,因此,建筑在自然生態保育、能源節約、提高人居環境質量的戰略上,皆處于關鍵地位。同時,龐大的農村富余勞動力與互助換工的優良傳統,也是建立社區自主的營建體系的重要因素,加入綠色環保、社群文化的多樣性等因素,就構成了建筑可持續性的核心。
 
●環境 :綠建筑 ——生活化、普識化
 
●經濟:建立自主“非依賴性”營建體系,利用富余勞動力,就地取材做材料加工與房屋興建,降低對主流營建市場的依賴,降低對貨幣依賴,生產設備簡化,減少資本投入。
 
●社會、文化:尊重每一個人的工作權、生存權,透過居民參與、協力互助、集體勞動,凝聚部落社意識。社區主體意識的建立,是保持文化多樣性的基礎。
互為主體“使用者”
 
謝英俊非常強調建筑必須有建筑的另一方存在——即使用者、居民。建筑不能僅僅依賴設計者,應該讓居民實現他們的創造力與生產力。因此,他主張建構一個開放性的平臺,讓居民在其上發揮,從而產生了居民參與后,房屋所呈現豐富多樣的面貌。
 
●開放建筑:空間與構架、構法具備開放性與彈性,可因地制宜、就地取材,傳統的材料工藝都可以用上,隨著需求的改變也可靈活更動。
 
●簡化構法:讓居民使用簡單的工具,即便是非建筑技術專業者皆能參與施工,尊重每一個人的工作權、生存權,利用富余勞動力投入材料加工與房屋興建,降低對主流營建市場的依賴,降低對主流貨幣的依賴,生產設備簡化可減少資本投入。
 
專業作為“設計者”
 
謝英俊認為,建筑專業人士在建筑中是不可或缺的,但在“互為主體”的原則下,專業者只做有限度的事。他本人則是探索、建構房屋的各種原型,包括結構與材料力學分析、各種構件實驗等,最終提供一個開放的、可持續的平臺。
 
謝英俊建筑的四個坐標點
 
1999年
 
邵族安置社區
 
邵族安置社區是謝英俊最早開始探索“協力造屋、開放建筑”的作品。1999年,臺灣“ 9·21”大地震造成八成邵族人家屋損毀。為了挽救這個族群,謝英俊在臺灣“中央研究院”以及國內外民間團體、NGO捐助下,建立這個安置社區,作為邵族族群保存、文化復育的基地。
 
這一建筑被臺灣資深文化評論者王墨林評論為:“其中最重要的不只是部落的重建,更是族人失落已久的一座生活世界的再現?!?/span>
 
“邵族為臺灣現存人數最少的原住民族,有獨特的風俗習慣、文化、語言,以及保存完好的祖靈信仰和豐富的歲時祭儀,大多集中在日月潭畔之 BARWBAW ‘日月村 ’。安置社區的配置是以儀式空間為主軸,配合環境地勢結構而成,用以工代賑的方式,讓族人集體參與社區的營建勞作,一方面解決生計問題,最重要的是要透過集體的勞作來重新凝聚部落意識?!?/span>
 
2005年
 
河北,定州 地球屋
 
2004年,謝英俊進入大陸農村,結合農村社會、經濟條件,先后于河北、河南、安徽推動農村生態農房協力造屋。廣大農村地區是 70%人類居住生存的居所,面對全新的技術材料與工法,以及全然不同的社會組織與價值觀,農民只能靠有限的知識以試錯的方式積累經驗。從北到南,鋪天蓋地地建完全不抗震、耗能極大又昂貴的水泥磚房。謝英俊給鄉村農民提供了一種嶄新的方式,便宜、舒服,同時又具有很強的地域性和環保性。
 
“2005 年,謝英俊工作室建造了河北定州市晏陽初鄉村建設學院的地球屋001 和002 示范住宅,160 平方米的房屋造價只有5 萬元人民幣左右。這個示范房位于河北省定州市翟城晏陽初鄉建學院內,由建筑相關本科生與村民合力建造,木結構草土墻體,三開間兩層樓住宅。內部并建造有改良傳統作法,適合二層住宅使用的雙層節能炕。不僅抗震性能好,節能斷熱效果佳,在夏季時,內外溫差可達 10℃?!?/span>
 
2008年
 
四川地震災區楊柳村
 
四川“5·12”地震之后,謝英俊進駐災區農房重建,獨立接案,提供技術和經驗指導,協助農民蓋符合生態環保的房子,為500多戶的鄉村家庭建造房子,其中既有整村的,也有分散的。其中,楊柳村是為數不多仍保留有傳統語言和文化的羌族村落。通過村民協力互助的方式,歷時一年完成 56戶重建,都是兩層樓加一個暫作儲藏室的閣樓,樣式基本延續傳統結構,主要的改變是采用了輕鋼作為骨架,即抗震又環保,一戶約為150平方米。建房時,村民一起參與,男女老少均參與其中,極為熱鬧。
 
“以輕型鋼做骨架,結合當地建屋習俗,一層墻體使用就地取材的石頭砌筑,二層采用鋼網混凝土,三層使用木板。以開放性的架構為基礎,家戶有很大的自由度,可隨各自的經濟條件與需求靈活調動,最終能呈現有規制又不失多樣化的風貌?!?/span>
 
2010年
 
西藏納木錯牧民定居房
 
在展覽《人民的建筑》上,除了展示了80多個建筑之外,謝英俊還帶來了一個西藏黑帳篷,顯現了他對建筑原型和民俗傳統的關注。謝英俊認為,西藏大部分民居跟帳篷息息相關,不管再大的房子,里邊的空間、結構、構造都跟帳篷息息相關,以這個原型發展出不同的原型,每一個原型可以拓展變成一個公用的平臺。
 
“西藏牧民冬季需要定居房。由于運輸路途遙遠,氣候條件特殊,且屬強震區,因此于傳統生土建筑中加入一套可簡易組裝的輕鋼架,提高抗震設防至 9度,可使用最少的水泥與鋼材用量,減少外購與運輸成本,克服施工品管難題,傳統的土工、木工技術得以保存,居民可自建。于納木湖鄉興建示范村18戶,及衛生室、活動室?!?/s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