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常態下的中國鋼結構住宅思考,基于謝英俊的“輕鋼龍骨體系”(下篇)

編者按:本文是一份來自每筑建文欄目的海外讀者投稿。2014年云南地震頻發,孫宏斌在德國進行了關于中國鋼結構住宅的研究,同時他對比臺灣建筑師謝英俊的建筑實踐,提出讓業主參與自有產權房屋建設的設想。我想,這種建設構想的提出雖然是概念性的,但還是有它在中國農村實踐中有較廣闊用武之地,也懇請同行們多多指教。

作者:孫宏斌

4 輕鋼龍骨體系的社會意義:完整的可持續性,并不僅僅看建構技術

4.1 可持續性:很多人忽略了字面本質就是耐用的意思,“經得起時間考驗”。其實可持續性更該看整體的效果。

1988年,CIB“智能和可持續建筑環境國際大會”起草了一份新的關于建筑和建造的聲明?,F在這個議題已經不僅僅是考慮建造成果最終成品的范疇,更是涵蓋了整個涉及建造的經濟、社會、生態課題。

第1圖是最原始的環保建屋概念框架,代表時間、成本、質量這三個建筑核心要素。

第2圖表核心圈外增加了對能源、生物多樣性、垃圾排放物問題的考慮。工程整體應該綜合考慮,不過度的影響環境。

圖片20:可持續建筑的要素新框架

圖片20:可持續建筑的要素新框架
image?孫宏斌

第3圖表是由經濟/生態/社會 問題構成的問題的組合,它們處于影響建筑的最外圍因素,但也是其他更緊要的因素起始的基石。

圖片21:可持續建筑的要素新框架

圖片21:可持續建筑的要素新框架
image?孫宏斌

(圖片20、21來源:http://www.atelier-3.com/2004/2_Concepts/2004.02_UN-Te/01.jpg)

建筑已經不僅僅是一個最終的產品,它天生自帶過程性。而且不僅僅在建造的過程,連設計規劃運作的過程都屬于可持續發展的考慮范圍。

在溫州,茂縣和汶川震后的青川重建項目中,總計超過500所住宅的經濟農民房新農村建設工程,全部由謝英俊建筑事務所,僅僅20名員工與當地居民合作實施。幾乎所有的建筑工人都是農民自己。隨著建筑師的參與,以前看起來無法實現的事情正在變成現實。例如,協力建屋項目于2000年12月啟動,大部分員工大都是來自于失業、酗酒或單親家庭的社會待業人員。迄今為止他們已經建造了超過160幢房屋。

這就意味著,簡化的輕鋼龍骨架構有其重要性和必要性,它可以解決中國當前低成本大批量建房的剛性需求。

圖片22:農民自身成為建房主力

圖片22:農民自身成為建房主力
image?孫宏斌

(圖片22來源:http://www.atelier-3.com/mediawiki/index.php/File:Architectural_Design-2001-Ren-ai-1.jpg)

4.2國內就地城鎮化

按照謝英俊的設計方案,采用他倡導的社區互助,人力方面的酬勞基本靠鄰里來互換滿足,建筑專業人士通過參與,協力造房的成本可能僅需市場價的60%(并不絕對,有些情況會更低)。不過,謝英俊雖是中國最早的輕鋼龍骨體系的開創者、倡導者、踐行者,但現在他已不再是市場里的獨行者。

最近筆者關注到這樣的一則圖文消息:

“ 舉幾個例子說,第一、農民蓋房子,在西方發達國家都計入GDP的,而中國農民蓋房子,鄰居親戚互助蓋房子,村里幫一些人蓋房子,統統不計入GDP,這個量是年年在變大。這個量很大的?!?/p>

這是2014年10月21日全國政協常委、北大教授、現任國家總理李克強的老師 厲以寧先生親自撰文獨家授權新浪財經《農民的房子為何不計入GDP?》特別闡述的。并且配圖:

圖片23:厲以寧文章配圖

圖片23:厲以寧文章配圖
image?孫宏斌

(圖片23來源:http://finance.sina.com.cn/zl/china/20141021/142920598402.shtml)

這篇文章提到很多農民互助建房,表述本身沒錯,但很可能引用錯了圖片。這張圖并非謝英俊的“協力造屋”項目,而是位于四川廣安,由國務院國資委直屬央企旗下的北新建材集團有限公司廣安分公司主持。參見:http://news.xinhuanet.com/photo/2014-01/07/c_133026185.htm 謝英俊的“鄉村建筑建筑工作室”新浪微博賬號向筆者表示,“我們與北新沒有合作關係”。

該項目和謝英俊的共同點是都采用了輕鋼龍骨和類似的設計理念,但區別在于施工團隊不再是農民自己,而是專業化運作的施工隊。筆者認為,與新一屆領導層提出的“就地城鎮化”的“以產業轉移和勞動力回流”為主要特征的“雙轉移”戰略相比較,謝英俊長年以來實施的協力造屋項目已經驚人的符合這些國家級的戰略目標和要求。筆者不知道北新的施工團隊是否是當地農民自己組成的,如果有可能的話,筆者希望政府多多組織培訓當地農民成為專業的輕鋼住宅施工隊,就地自行建設自己的新家園。

4.3 國際:一帶一路援建

從國家的戰略層面來看,現在APEC會議期間剛剛正式提出的“一帶一路”,計劃向發展中國家輸出中國過剩的產能,援助當地進行基礎設施建設,筆者認為除了高鐵技術,還可以考慮輸出這種輕鋼龍骨住宅體系。

發展中國家的農村地區和城市是有本質不同的,限于各種基礎條件和觀念意識,工業化在這里常常行不通,并不能總能像在城市中那樣順利的實施。居住在社會/經濟/文化落后的農村地區,在優美的自然環境中,村民們沒有足夠的錢來建造西式華美的現代住房,但他們有足夠的時間和體力。而這些也是建造房屋所需要的投入,建筑師若從整體設計的角度考慮,也應該把它納入成本范圍。

以謝英俊的海地自住房重建設計為例:在2010年海地地震以后整整5年了,但那里很多災民到現在都沒有住上新房子。他們依舊在等待救援。盡管有些解釋是海地的大部分住地都由6大有權有勢的家族控制等,但為什么沒有房住的人至今還在空等救援?難道他們自己沒有勞動力,不能自救嗎?其實若使用開放性的輕鋼住宅建筑救援方法,僅輸入輕鋼龍骨,他們就可以迅速“就地”制造墻體和屋頂展開自救。

圖片24:海地住宅自救方案

圖片24:海地住宅自救方案
image?孫宏斌

圖片25:海地住宅自救方案

圖片25:海地住宅自救方案
image?孫宏斌

圖片26:海地住宅自救方案

圖片26:海地住宅自救方案
image?孫宏斌

(圖片24、25、26來源:http://www.atelier-3.com/mediawiki/index.php/Beijing_Design_Week_2012_Lecture)

謝英俊指出:“這些海地人并不虛弱,反而個個身強力壯,充滿想像力?!?/p>

就像輸血的最理想境界是讓病人恢復造血功能一樣,這種建筑模式給居民提供了一種全新的選擇,建筑師完成金屬骨架的設計生產,然后指導居民自行施工,居民可以在其基礎上進行“再設計”,添加自己的審美習慣和生活景愿。結合現在中央推廣“一帶一路”的新政治形勢,國內的輕鋼龍骨企業也完全可以走出去。用我們的技術,結合當地的勞動力,非洲,南美,世界上還有很多貧窮落后的國家,輕鋼龍骨戰略應用恰當的話,在國際人道主義援助和一帶一路周邊合作國家基礎項目建設上可以做出很大的貢獻。

5.建構相關的文化性

非整體工業化輕鋼結構生產體系:復雜適應性和互為主體

這里先列舉謝英俊以外的幾個輕鋼龍骨案例:

1.中華鋼結構論壇的hans2007設計師做了輕鋼龍骨的商業小別墅區實踐。

圖片27:商業小別墅區

圖片27:商業小別墅區
image?孫宏斌

(圖片27來源:http://okok.org/forum/viewthread.php?tid=272642&extra=&page=2)

2.美國著名的輕鋼龍骨建材公司Worthington在中國湖北做了一個現代工業園。

圖片28:現代工業園

圖片28:現代工業園
image?孫宏斌

(圖片28來源:http://www.zhihu.com/question/21038844)

3.輕鋼體系鋼筋混凝土結構混搭的多層建筑,地點不詳。

圖片29:輕鋼體系鋼筋混凝土結構混搭的多層建筑

圖片29:輕鋼體系鋼筋混凝土結構混搭的多層建筑
image?孫宏斌

(圖片29來源:http://www.zhihu.com/question/21038844)

這些項目都是產業化的實踐。他們都是整體工業化輕鋼結構生產體系,其本身難以做到設計的開放性。謝英俊提倡的完整的協力造屋體系,通過在當地就近取材,低碳化的設計策略和預留靈活性的技術手法。而上述幾個商業項目正好給我們敲響警鐘:空有技術革新的輕鋼龍骨,依舊很有可能不再能夠表達當地的風土人情,更反而呈現對如今絕大多數人都司空見慣的城市千人一面的面貌。一方面不要過分的仿古,就像中國古代石塔這樣的特殊建筑,明明不是木材,卻硬是雕成木構的形態。輕鋼是區別于鋼筋混凝土的另一套材料,它也應該發展出自己獨有的新建筑形態。另一方面要避免跟風的趨同。如今的上海和紐約,中國的中小城鎮和大城市,又有什么區別。其實每個城市都非常復雜,完全可以增加使用者自身的參與度,讓每個城市都更有辨識度和自身的文化。

圖片30:上海和紐約的對比

圖片30:上海和紐約的對比
image?孫宏斌

(圖片30來源:http://imgsrc.baidu.com/forum/w%3D580/sign=7c551e09033b5bb5bed720f606d2d523/00e93901213fb80e2f8d7e7536d12f2eb9389437.jpg)

謝英俊本人也做過相關闡述:“所以我們講要做負的設計,就是設計要越做越少,這樣開放出來的空間才會越來越大,這是跟現代設計教育不太一樣的觀念。為什么我們現在的預制產業做不下去?主要是因為多樣的需求讓預制的成本變得奇高無比,你想把市民每一個人自己想要做的事情都做掉,結果就算把自己累死也做不到,同時也傷害每一個人的自主性。所以在做預制的時候要做得越少越好,越簡單越好,才能量化,成本才能降低,但現在這似乎是一個很大的挑戰?!保ㄒ米浴稄拈_放建筑到開放城市》 建筑技藝  出版日期:2013  期號:第1期 )

可見,基于居住人群互相間存在的客觀差異,如果他們獲得輕鋼結構和相應的開放性設計體系,那么使用者根據新的生活模式,完全有可能在建筑師的負設計幫助下發展出有個性的設計結果(互為主體),進而大量的開放性建設會決定城市的個性面貌。謝英俊對此做了一個概念城市設計,完整的設計理念大家可以直接看他網站里“人民的城市”部分:http://www.atelier-3.com/gallery2/main.php?g2_itemId=31131

圖片31:人民的城市 City for People

圖片31:人民的城市 City for People
image?孫宏斌

圖片32:人民的城市 City for People

圖片32:人民的城市 City for People
image?孫宏斌

(圖片31、32來源:http://www.atelier-3.com/gallery2/main.php?g2_itemId=31131)

6 改建、加建與違章

在這里筆者著重介紹他與此相關的一個實踐項目。2011年,謝英俊和當時還沒有普利策加冕的王澍兩人一起參與了忠泰建築文化藝術基金會主辦的叫做“朗讀違章”的建筑展。不夸張的說,這兩位都是建筑現代主義祖師爺勒·柯布西耶的敵人。但反對西方現代主義建筑的王澍后來獲得了西方普利策的肯定,而另一位參展人謝英俊則到現在都沒有引起更大的關注度。

根據當時的策展宣傳書,王澍主打的違章理念是,“工匠與傳統營造技術的內蘊多元價值,可能比全球化下的單一標準產物更值得學習與尊敬…… 將現代城市興建中,大量拆除無用的磚瓦,運用到新的建筑里,再配合在地工人的知識與技法,創造出向傳統「回圈營造」學習,且不以老舊為恥的建筑?!?/span>

讓我們來看看謝英俊的違章理念:“不反對建筑的工業化走向,但提出「簡化構法」,讓單一家戶能在有限的范圍內,發展最大的個體與差異性格。他認為現代蓋屋技術被壟斷化…許多人沒有自己的房屋可住,因此提出蓋「人民的建筑」,利用「簡化構法」的輕鋼架結構,以及尊重使用者的「開放建筑」模式,以回應當前的時代問題?!?/span>

雖然二人都是“以小型、獨立的建筑操作模式,來對抗與修正現代建筑的大走向,都相信建筑必須以人為本,同時尊重傳統技法與在地材料,展現此刻「由下而上」操作建筑的可能?!保ú哒谷苏Z)事實上在筆者看來,王澍和柯布西耶斗爭方法是一種建筑師之間的單打獨斗英雄主義式抗爭。而謝英俊則不僅僅作為一名建筑師,更是從產業整體的角度提出一種顛覆式的戰略。我們看柯布西耶老先生提出“建筑是居住的機器”的口號的本質原因,他是一個典型的理想主義者,希望大規模工業生產的模式可以讓窮人盡快的過上好日子。所以他在《走向新建筑》最后大聲疾呼:不搞建筑就要革命。柯布先生原本從純粹的生產角度推理得出的專業化分工和靠財團運作的思路,卻不曾想后來引發了高房價和開發商壟斷化經營。當年的戰火洗禮后柯布西耶看到了社會的轉型對建筑設計能夠產生的產業化影響,鑄就了一部偉大的著作《走向新建筑》。至于柯老的個人建筑實踐和他著作中提出的產業戰略級別的機器住宅模式口號并沒有很直接的關系,而是依舊以建筑設計為業,這些都是題外話了。

柯布西耶面對的是歐洲的戰后重建,總結并和升華出和歐洲城市相適宜的理論。中國如今面臨的轉型其實和當年的歐洲是完全不一樣的,這也就意味著我們不該囫圇吞棗的照搬西方的經驗。我們中國人應該有自己的思考和理論。

謝英俊提出的協力造屋整個框架的理念體系雖然路線和柯布西耶相反,但其實和柯老當年的初衷是一樣的。只是隨著時代的進步,謝英俊可以綜合更新的理念??吕系乃悸肥前呀ㄖ鳛橐粋€產品進行思考,而謝英俊更是看到了建筑的“過程性”。當柯老只能想象出生產集中化的工廠生產流水線的時候,謝英俊卻想著“去中心化”的互聯網式的非整體設計,“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直接把造房子的體力操作主動權交還到受眾手里。。他看到農民限于交通和經濟的問題,是最有動機自己動手建房的群體。與其在城里造完模塊后運到農民的地基上,還不如把建房的方法這個“信息”無運輸成本的傳遞過去,把建筑材料也化整為零的運輸進交通不便利的目的地,就地設立小工棚簡易安裝,就地取材的用草泥填充,整個過程從更宏觀的范圍更大限度的節能減排。

謝英俊通過小工作室少量員工的實踐,居然讓大量的農民快速地住上了便宜安全美觀的房子。從個人作品的數量來對比,柯布祖師自己口中“居住的機器”卻造的又貴又少,而謝英俊建房子才真正又多又便宜。

其實從現在時髦的角度,我們也許可以把謝英俊的這套實踐理論解釋為“互聯網思維”建筑。通過輕鋼龍骨這種新技術手段,他提供給廣大人群一個自己搭建自己生活空間的“平臺”。以后居民和居住空間會產生越來越直接的對話,建筑城規專業人員需要產生讓位出來的意識,然后整個市場才能再次進入新一輪的繁榮。當眼界放大到整體設計以后,原本對于建筑的限制也會被顛覆。

說到這里,回頭來看看剛才提到的謝英俊參展作品“ 後巷桃花源”。這個項目:“在現有的后巷中,搭設一個屬于居民共有的生活場景,除了帶領參觀者穿梭、體驗原有居民共同創作的后巷空間外,更積極作為每戶居民實際生活的延續與創造公共活動的平臺,讓原本負面的違法活動轉變成共同創作的作品。也許,在不被認可的隱暗后巷中,沒有被扼殺的豐富創造才是現代都市民居應有的樣貌?!?/p>

每一個項目都必定有一個切入點。謝英俊拿建筑的夾縫開刀,是因為他把“后港”解讀為“都市住宅延伸的空間”,“因其曖昧不明的定位,涵容了居民多變的使用方式與其形成豐富的樣貌。相對於絕大部分由建商所提供的 」合法住宅」 而言,民居的智慧與多樣性反而得以在此充分的展現,而長久以來,我們所認定的 」合法住宅」 卻顯得呆板與愚蠢?!薄x英俊

圖片33:謝英俊“違章”后巷桃花源

圖片33:謝英俊“違章”后巷桃花源
image?孫宏斌

這里補充討論一下當時的策展人阮慶岳 教授提出的展覽關鍵字“違章”:「違章是一種所謂非法、無身份、與不被官方(或主流價值)允許的作為。但在此刻建筑幾乎全面被權力(政治、資本)收編的時刻,我們意圖對建筑的本質究竟為何,作個思考與再定義;也想借此聲張:違章是有道理的!」(策展人語)

值得我們思考的正是“違章”兩字的定義。哥白尼提出日心說的時候,教會的地心說真是權威的章法。事實上時代的進步一直是在不斷的通過違章所推動的。輕鋼龍骨一開始并不符合國家現有的建筑法規,但是汶川地震等眾多災后重建的機會證明了其切實有效,于是慢慢的規章制度反而為了它而改變。

也許現在和未來,謝英俊終將可以甩掉“違章大腕”的頭銜(他本人的自嘲,因輕鋼龍骨體系一直以來都不合乎現行法律規范,所以他本人曾表示“十幾年來做的都是違建”)因為就像現在如火如荼的互聯網發展一樣,以后各行各業的發展都是差異化個性化的競爭。中國的城鎮化在走入一個誤區泥潭的時候,也迎來了新型城鎮化的契機。以往被劃定為建筑公司和政府(公共權力)的范圍和私人范圍之間的灰色界限可能需要被進一步打破。我們不可能在中小城市復制杭州上海,已經喪失特色千篇一律的城市,就要反過來重新探索自己的特色。杭州是動漫之都,烏鎮是互聯網中心,海南是旅游度假免稅區,上海是經濟之都,政府的頂層設計都會逐步到位,建筑也慢慢全部差異化。

另外,過于寬大的沒有人情味的馬路和陰暗臟亂后巷空間,過于趨同而沒有辨識度的城市面貌,這些過去粗放的城市規劃,未來很有可能被“就地城鎮化”的雙轉移徹底沖破。城市和鄉村的經濟結構都會轉型,我們的人口結構會老齡化少子化再開放二胎等等調整,那么下一步對于居住行為本質的改變一定會造成建筑也相應改變發展的思路。在原有的城市基礎上將出現大量的改建項目,到時輕鋼建筑也將大展身手。

綜上所述,筆者判斷,未來隨著中國市場鋼結構建筑的大力發展,建筑師也必須更換原本習慣的設計思路,主動適應新常態,并且產生更多更優質的設計。未來是效率化的時代,鋼結構建筑只是一個平臺和渠道,平臺渠道就算再好,內容(優秀的設計)卻永遠最重要。

另外,本文出現了許多不同的話題,有些關乎建筑,有些非建筑,恐怕本身也是一篇“違章”的建筑評論了。最后,筆者愿與所有閱讀本文的相關從業者共勉,一同“走向中國的新建筑”,并向謝英俊先生致以無比的敬意和衷心的感謝。

圖片34:謝英俊“違章”后巷桃花源

圖片34:謝英俊“違章”后巷桃花源
image?孫宏斌

圖片35:謝英俊“違章”后巷桃花源

圖片35:謝英俊“違章”后巷桃花源
image?孫宏斌

圖片36:謝英俊“違章”后巷桃花源

圖片36:謝英俊“違章”后巷桃花源
image?孫宏斌

圖片37:謝英俊“違章”后巷桃花源

圖片37:謝英俊“違章”后巷桃花源
image?孫宏斌

(圖片33、34、35、36、37來源:http://forgemind.net/phpbb/viewtopic.php?f=19&t=19998)

注:
孫宏斌生于1987年1月30日 。浙江工業大學建筑學學士本科畢業,期間曾在浙江大學思圖意象德國建筑事務所實習。本科畢業后赴德留學,目前布倫瑞克工業大學建筑碩士在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