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2011.03.11 ~ 2011.04.17
策展人:阮慶岳
作品:王澍〈亦方亦圓〉、謝英俊〈后巷桃花源〉
主辦單位:財團法人忠泰建筑文化藝術基金會
協辦單位:元智大學藝術與設計學系、中國美術學院建筑營造研究中心、謝英俊建筑師事務所
資料來源:財團法人忠泰建筑文化藝術基金會



違章是一種所謂非法、無身分、 與不被官方(或主流價值)允許的作為。 我們意圖對建筑的本質究竟為何, 作個思考與再定義;也想藉此聲張:違章是有道理的!  ~策展人 阮慶岳 


策展論述  文:阮慶岳

2000年3月4日邵族長老陳進復入厝,自此族人陸續遷入謝英俊與他們合力搭建的921重建家屋,并開啟爾后謝英俊一系列同樣以「協力造屋」為出發的作品,譬如四川汶川震后的楊柳村羌族家屋重建,與仍在繼續經營中的臺灣八八水災重建工程等。

王澍是近期極受矚目的大陸建筑師,他在于2006年以「瓦園」,代表中國國家館參展威尼斯建筑雙年展,接續推出的兩件重要作品:中國美術學院象山新校區、寧波博物館,吸引各方關注。

王澍與謝英俊在新世紀雙雙展現耀目成績,宣示兩岸華人將積極承擔現代建筑未來走向的必然責任與使命。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二人都提出了對現代建筑的反思,與對操作路線的修正看法,積極探索新的可能。

謝英俊一貫的建筑信仰,在操作建筑時注重建材的環保與在地性,工法輕便簡易、造價力求便宜,關注在地物理環境(采光、通風、隔熱等);也觸及社會弱勢者的居住權,同時思索建筑專業被菁英壟斷等社會議題。

王澍意圖挑戰的是現代主義的理性思維,以及所面對的「城鄉建筑的摧殘」狀態。王澍寫著:「在這樣大時代的背景下,我現在所做的工作可以稱之為對差異性的捍衛。我把工作室叫做『業余建筑工作室』,也在于針對全球標準化制造背后簡單專業化,對真實的、自發的、差異的生活與工作方式的捍衛?!?

二人都是以小型、獨立的建筑操作模式,來對抗與修正現代建筑的大方向,都相信建筑必須以人為本,同時尊重傳統技法與在地材料,充分展現「由下而上」操作建筑的可能,也挑戰及再定義建筑與權力間關系。

本次展覽延續兩人原有的思維,將焦點轉到臺灣都市現象中極具指標與爭議的違章建筑上,思考建筑專業者如何與這樣自發的現象對話與學習,期待從而提出一種以亞洲都市為本的都市眺看位置。


臺北違建


后巷桃花源 作品簡介

后巷作為都市住宅延伸的空間,其曖昧不明的定位,涵容了居民多變的使用方式與其形成豐富的樣貌。相對于絕大部分由建商所提供的「合法住宅」顯得呆板與愚蠢。 

謝英俊此次的作品利用常見的鋼管鷹架系統,在現有的后巷中,搭設一個屬于居民共有的生活場景,除了帶領參觀者穿梭、體驗原有居民共同創作的后巷空間外,更積極作為每戶居民實際生活的延續與創造公共活動的平臺,讓原本負面的違法活動轉變成共同創作的作品。 

也許,在不被認可的隱暗后巷中,沒有被扼殺的豐富創造才是現代都市居民應有的樣貌。











團隊參與:謝英俊、鄭空空、林信和 

臺灣城市因何而死? 因何而生 
(展覽文章后記~謝英?。?/span>

影響重大的決策,大多是在倉促、無感、盲目、失控的狀態下形成,臺灣的都市計劃除了日本人留下的印記以外,都犯下了絕命的失誤與無法挽回的遺憾,幾乎與福島核電站的災變等級不相上下,影響了所有人,到子子孫孫。 

有人檢討過戰后至今的臺北市的都市計劃嗎?現在掛在墻上的都市計劃圖與現實有多大的差距? 圖面顯示大部分是黃色的住宅區,容積率是225%,差不多是三樓半的密度,結果呢?區區幾條死硬的建筑技術規則,還有幾張由建筑師熬了一晚、用布滿血絲的眼睛畫出來的圖,竟然要決定千千萬萬、甚至幾代人的居住行為。
 
柯比意的光輝城市多么偉大,充滿野心的開發商、規劃師與政客,揮舞著令旗,即便畫虎不成還是以犬類的利齒啃蝕著人民的脊梁。 

還好當政府專注于搞民粹而是勢弱之時,人民不僅有了可呼吸的間隙,人民的創造力也得到解放,于是乎臺北有了精彩的都市生活,仁愛路、敦化南北路蓋起來合法的違章豪宅,違規使用讓各大學周邊、小巷內長出令人驚艷的特色餐館以及宜人又充滿個性的商店;自生又生的夜市排檔,夜夜是藍白拖鞋和無袖無領市民階級的嘉年華盛會,這也是讓老外與陸客流連忘返之地,也成了觀光指南宣揚的臺灣之光……;小巷內屋頂上,人民肆意揮灑著原始的生命力與創造力,戲耍著公權力與建筑師以及中產階級的美學……。 

四海全球漂泊后,還是想回來。